融资的故事

创业这么多年,有很多的故事。这些故事在我的记忆里有的远有的近。

有时,忘记的事情又会从记忆的角落里冷不丁地冒出来,当它们冒出来的时候竟然如此清晰地被我的思维还原,不带一丁点的朦胧。让愚钝的我意识到当时的对错;也让我的人生阅历多了一点儿还原。

我们在2013-2015年多次尝试融资,其实当时对于融资的意义也不太真正理解。其中离融资最近的一次是蒋涛介绍了一个女孩叫Nancy。说她是女孩是因为她比我小些,应该是个80后吧。Nancy在圈中有很好的人脉。她人看起来阳光、可爱,但是又有我所不及的老练。这次融资如此清晰起来,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为什么会不了了之。

现在的我猜想当时Nancy并不是特别看好我们,但因有蒋涛的推荐也应该觉得是个可能的选项。而且Nancy告诉我既然友盟被收购,那么还会有其他公司会做类似的收购。

于是Nancy密集的带我见了几个人,一个是红杉资本的曹毅,另一个是麦顿资本。曹毅对Nancy说:这个人看起来不错;麦顿的人很简单的聊了一下就决定跟。我猜想Nancy为了规避风险所以才拉了几方拼这个项目,也有可能她个人并没有那么多钱。在见这些人的过程中,Nancy对我也不是太尊重,虽然并没有引起我的不快。

而不了了之的原因是那晚Nancy打车顺道送我到北土城的汉庭酒店。Nancy在车上告诉我会先给我一个Term Sheet。我心知如此地接近融资,非常地激动。同时也非常纠结于要不要告诉Nancy公司的财务情况:公司欠我个人一些钱。在内心纠结了半天,我决定告诉她,因为我觉得我应该表现出足够的坦诚。于是下车之前我告诉了她,但这并不是一个好时机。于是她和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

我给你的钱是让你用来还债的吗?

机会就这样溜走了。

关于某员工离职后在公司内部产生的谣言

某员工离职后在公司内部产生了谣言,谣言是这个样子的:

因为 公司不想让XXX休婚假,所以让他离职了。

这个谣言让人事部很气愤,做了内部邮件的声明。

Dear all:

非常感谢您抽时间阅读这封邮件鉴于公司近期发生的一些事情,我觉得人事部有必要向大家作一个说明。

本月13公司与员工XXX正式解除劳动关系公司批准了其个人的婚假申请,形式是立即离职,工资发放至本月底。

此次解除的原因并非是大家所听到的因为申请婚假这件事情公司在对于假期的处理上一贯是按照劳动法的相关规定来执行的,也没有其他任何员工的正当请假未获批的情况。

公司之所以辞退XXX是因为XXX本身在工作中存在一些问题不服从领导工作安排、没有团队协作精神其一些不当做法和言论已经影响到了公司的整个团队而且在2016年8月9日公司对其发出警告信以后他没有吸取教训其表现没有明显的改善公司坚决不会留用这样的员工。另外本着帮助员工的想法,本年初公司还为XXX提供了无息的贷款,资助其装修,其贷款在离职时才结清。

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和理想我们凝聚在一起为这个目标而努力公司绝对不会允许个别表现不佳的员工破坏整个团队的合作破坏整个公司的氛围

希望今后我们团队成员能更加团结为公司同时也为我们的未来而努力!!!

我追着这封邮件也给公司内部全体发了邮件

我很诧异,听到会有这种谣言和散播。

每个人的思考和说话的角度都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个性,我尊重每个人的个性,也不希望公司出来的人都是一个风格,那人生和公司都够无趣。

我希望每一个岗位的同事都能做思考者,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才是能活出人生色彩的人,思考有两方面,一是原因(facts)是否真实 二是逻辑推理是否正确,我们要对只提供判断不提供facts和logic的说法一生都要保持警惕

XXX是个比较有个性的人,以前我们公司也有其他的同事比较有个性。对于个性我愿意接受,但是对于工作的结果我要做评判,因为公司的存在是为了商业目标而存在,不是为了个性而存在。

所以在公司的管理上,我们需要遵循的方式是:个性不是问题,但请保证工作结果。

不能提供结果的个性、夸夸其谈或眼高手低是有百害而无一利的,对个人对公司都是如此。

我的一些思考与大家共勉。

关于facts和logical举两个例子:

1. 因为 公司不批准xxx婚假,导致 xxx很气愤,所以 愤而离职,所以公司很无耻。

这个逻辑还算合理,但是facts是假的,所以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第二个例子:

2. 因为 李世民 杀兄且逼父退位,所以 他不是一个好皇帝

事实是真的,但是杀兄且逼父退位 跟是不是好皇帝 之间没有逻辑上的必然关系,所以这也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的断言都是类似的情况,希望这两个例子也可以对大家在日常生活中有所帮助。

农行故事

在农行项目上工作了2年整,一朝文件递交晚了,整个两年的努力付诸东流,我应该做何反应?

心情是极度郁闷了,如何能解脱?

晚上去成都,要是不晚点就去找P喝酒解闷,但是真的能扫除心中郁闷吗?

寻找销售VP以及效率的意义

公司内部郭逐渐思路开阔起来,工作开始走上正道,我感觉欣慰且轻松了一些,但是在销售层面还是需要一个人来支撑局面,Helen今日辗转从墨西哥回国,一月又要去美国,我觉得在短期内需要找到相关人员来做这个VP。

上周在上海约了涛哥谈了此事,郑重邀请他来做CEO,他表示在6月之前不可以,但是可以考虑开始并行进行,而且他想让我见在成都的房地产商朋友,主要目的是投资。而在其后确定具体时间时,他并未表现出很积极,并且本周未能成行成都。从这种角度,我在怀疑他的热情到底有多少。

另外看中的两个人都是在南京的查和顾,这俩人我觉得都不错,最近有必要深入聊聊。

如果其他人看见了,也可以联系我啊。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