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化

近期要准备儿子小升初的事情,所以需要把户口迁到鼓楼区,为了迁户口必须把5年没办的土地证办了,还要把老婆撕了的结婚证补办,于是一番折腾,折腾下来几个变化

  • 房产证土地证合一 成为不动产登记证
  • 和老婆领了新的结婚证
  • 我变成户主了

2017年春节云南腾冲度假流水

1.24 早9点航班飞昆明,到昆明后打车去滇池喂海鸥,下午八点航班飞腾冲,晚点一小时,入住官房酒店


1.25 和顺古镇,晚上吃铜瓢牛肉


1.26 包车火山景区及热海


1.27 转移住到荷花温泉,下午泡温泉,吃了一餐很难吃的自助餐,且作为年夜饭。中间插曲:伊伊小朋友因为房间问题不吃饭,跟她妈妈及我大发雷霆


1.28 大年初一早起登山,顺着茶马古道走,风景秀丽,下午继续泡温泉,晚饭就在温泉里解决


1.29 一早搭车去腾冲县城,买翡翠,老婆及大姨子明显上当的时候我没有坚决制止,后来买了几块较好的翡翠,花费一万。中午溜回和顺古镇,路边摊上淘了个琥珀,雕工不错,一百大洋,发照片给朋友王鑫,说是假的,晚上不停尝试摩擦出松香味。晚上叫了山下饭店的餐,解决了一直没喝完的五粮液。


1.30 包车去腾冲机场,走了条小路,翻山越岭,路上风景挺好。之后在昆明转机,晚7点顺利到家。在腾冲机场又买了个翡翠挂坠,200大洋。在晚上11点,宝贝儿子突然从床上爬起哭诉喘不过气来,一阵紧张,老婆连刮痧绝技都用上了,最终确定是因为内衣穿反勒到脖子。

中国式自杀:要人命的家庭政治

在关于自杀行为的研究里,一直有个困扰很多专家的问题,就是“中国式自杀”,因为中国的自杀数据太奇怪了,它和西方国家的普遍调查数据表现出极大差异,主要是集中在以下三方面:

1、男女比例:西方国家的数据显示,自杀的男人比女人要多出2到3倍,而中国的自杀数据,则是女性比男性高出25%,而且多数是年轻女性。

2、与精神疾病的相关性:西方的数据显示自杀者中,有90%以上都患有精神疾病,而中国的自杀者中,仅有63%左右的人患有精神疾病,也就是说,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自杀者,是没有精神疾病的,与疾病的相关性,明显比西方国家弱了许多。

3、中国农村的自杀率显著高于城市。这一点也与西方数据有很明显的差异。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如此特异的“中国式自杀”?从中国农村走出的哈佛学者吴飞,就针对这些疑问,做了一次关于“中国式自杀”的田野调查,实地走访案例达数百个,最终他的调查结果,就浓缩在这本,我刚刚读完的《浮生取义》之中。

但是,读完此书,会发现他调查的结果,却不仅仅指向自杀,而是着力于探寻中国文化背后一套独特的“家庭政治”的潜规则。这些潜规则,长期影响着中国人的生活,统治着人们的意识和行为,却不曾被清晰的总结和认知过,家庭中那些隐秘的权力游戏,使许多中国人耗尽了一生的力气与心血,受困受厄于此,却不曾有过多少的反思和改变。

当然,家庭政治不只有中国才有,但与西方相比,中国人没什么超验信仰,中国人的价值大多是实实在在寄托在可见的今生之上的,对于终极、存在、信仰等概念没有西方社会觉悟那么深刻。“子不语怪力乱神”,中国传统的儒家文化信奉的是“家天下”,很少有神法能够来约束人间的是非,家庭在中国的地位如此之重,以致于人们普遍认为需要通过组建、经营家庭生活来证成生命的意义,通过经营家庭来体现自己为人的价值,来赢得社会身份和他人的尊重,在农村这一点体现的尤为突出。

中国的家庭政治,无疑女性受到的影响更大。男性大多还可以通过其它方式获取社会尊重和人格地位,而女性,几乎把自己所有的筹码都压在了家庭之上,因此,中国女性对于家庭政治游戏就更为上心,更加无法承受在家庭权力中的失败,父权社会中的性别差异,是导致中国妇女容易自杀的根本原因。

相比之下,西方人活的更为自我,更为关注个人价值的实现,在西方观念中,自杀常常是绝望和自我否定导致的,而绝望往往是抑郁等精神疾病的主要特征。吉登斯曾在《社会学》中提出过,西方人自杀的两个动机,一方面是出于耻感,即承认自己的失败;一方面是出于罪感,即以自杀来作为忏悔罪过的方式,二者都有很强的示弱和自我否定的成份。

而中国的自杀现象,并没有普遍的与精神疾病相关起来,主要是因为它的动机,不但不是示弱,不是自我否定,反而是以争取正义为主要目的,是为了在家庭的权力争夺中,告诉对方,自己不是没理的,不是软弱的,所以才要以死相拼。它不是一种自我放弃,而是一种反抗的手段,是为了成就自我价值的一种方式,中国式自杀,涉及的核心问题是“正义”,因此,这本书的名字才叫做《浮生取义》。

那么,人们在家庭生活中最在意的“义”到底是什么?

吴飞把这个“义”,理解为“道德资本”。家庭成员对权力资本的争夺,大多是围绕着获取“道德资本”的方式来进行的。道德资本的积累,是为了决定了一个家庭里,谁更应该受到尊重,谁说的话更管用,人们都希望自己有更大的发言权,或至少得到更多的尊重,权力游戏是就此而展开的角逐。

于是,在家庭中的付出,容忍,都成为了一种积累道德资本的方式,当自认为已经积累了足够的道德资本,却没有得到足够的权力和尊重,没有使得家庭成员按照自己所期望的方式去对待自己,就会被激发出深深的“委屈”,这种委屈就会导致争吵,赌气,如果仍然得不到满足,就有可能演变为“自杀”,民间将之总结为“一哭二闹三上吊”。

中国的电视剧里,就常年播着那种受尽委屈的卖惨的小媳妇角色,但无论她受了多少委屈,最后会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会给她的道德资本一个合理的回报,这种影视剧在农村妇女中的收视率长盛不衰,就因为它完美的迎合了这种心理需求。如果你了解了“道德资本”的概念,那么很多看似突然的自杀,也就找到了合理的解释。

3497082-0c352f9618b79e77

素荣,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素荣的丈夫是个混混,酗酒,赌博,玩女人,素荣在家里操持家务,照顾公婆,这无疑让整个家庭的道德资本在向她严重倾斜。因此,她可以无所顾忌的指责丈夫,让公婆也对她抱愧,她更可以对家里大小事都说了算,这个时候,虽然她过的很艰苦,甚至很痛苦,却始终没有起过自杀的念头。

她的自杀,发生在她哥哥被关进监狱之后。为了救出哥哥,她拿出了家里的全部存款,还借了几千块钱。但是从此以后,她在家庭中的地位就一落千丈。丈夫抓住了这个把柄,就经常讽刺她“说我不过日子,你不也一样吗”,甚至在儿子找她要零花钱的时候,都会说“凭什么钱能给舅舅,不能给我?”于是,素荣就自杀了。

素荣的自杀,看似突然,实际是一种必然。首先,拿出家里的存款去救哥哥,使得她在自己小家庭中的道德资本被透支了,她从前一直是权力游戏的常胜者,所以对此心有不甘;另一方面,自杀更是她积累道德资本的终极方式,是一种对委屈的报复或矫正的手段。其后隐藏的往往是一种“我死了看你怎么办”“我要让你后悔”“我要让你屈服”“要让你承认我是对的,你是错的”,意在以自己的牺牲,来使对方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以这样的方式来确立自己绝对“正义”的地位。自杀,就成为她最终在权力游戏中取得胜利的一张王牌。

值得注意的是,她之所以对游戏的结果如此看重,是因为一场游戏并不是独立的谁对谁错就可以了事的,它的胜负,可能带来的是道德资本的重新分配,从而影响到以后的博弈,所以家庭政治是环环相扣的一系列权力游戏。

不仅在农村,城市里的家庭也一样在实践着道德资本的法则。甚至,在很多情侣之间,都不曾意识到,一些陷入僵局的关系,大多症结就处在道德资本分配不均匀的问题上,这是一种“准家庭政治”,尤其是在越认真的情侣关系中,越容易发生。

一开始,都拼命对对方好,但却不自觉的把这当成了一个累积道德资本的过程,当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就自然的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某种要求回报的权力,在对方达不到期望的情况下,权力游戏中残酷的矛盾就逐渐凸显出来,互相伤害也就从此开始了。

大多时候,有了一定教养的人,不会以自杀这种极端的方式来博弈,毕竟风险太大。但却很经常用赌气的方式来展现自己的道德资本,比如表现为沉默、冷战,严重时或许还有绝食等自残行为。它的潜台词是:“我希望你按照我的心意做一件事,但是我不说。你应该自己窥见我的不满,而思考自己究竟哪里做的不对。我已经对你付出了很多,我所掌握的道德资本足够要求你这样做。但是我不能明说,因为一说出来,就变成了我在要求你,我的道德资本就被消耗掉了。你必须自己去领悟,并且以我应得的方式来回报我。”

但问题在于,一方所坚持的“义”的标准,却未必是另一方所赞同的。有一个这样的故事,说某人开了所射箭学校,声称凡来学习者每射必中,次次十环。他的方法就是先让学生拿着箭往白墙上射,然后在射好的箭周围画上十环的靶子。这听起来很可笑,但这就是现代人对“义”的认识的真实光景。

现代社会的价值观如此强调包容和多元,任何标准都可以讲出一堆辩证的理论来证明它的漏洞和不完整,所以人们已经学会了先随心所欲的作为,然后再设立一套“自义”的标准来给自己奖励一个“十环”。在一个只有“自义”而没有“公义”的世界里,难有一个真正有权威的标准来衡量到底谁才真正符合那个“义”,因此谁手里的道德资本都有可能随时贬值为一堆废纸。也因此,现代人的人际关系也就变的更容易失衡,更容易一言不合就分手离婚,取关拉黑,老死不相往来,从此孑然一身,抱着自己的“十环”孤独终老。

人们对“义”的概念总是难以达成一致,因为大多数人期待的“义”并不是真的绝对公平,其实是总超过自己所应得的而不自知。所以情侣之间始终觉得委屈,都认为自己迁就包容了对方,但每一次的包容却又不是真的包容,而是无形中又使自己增加了更多的道德资本,下一次双方的心理失衡就可能更为严重。所以我特喜欢看哈佛的政治哲学课《公正》,反复看了很多遍,如果不了解,不曾认真思考过何为“公正”,人就很难处理好与他人,与世界的一系列关系。

扯的有点远了,还是再说回“赌气”的问题。赌气一定是坏事吗?未必。赌气虽然是一种任性的做法,但也有其积极意义。“气”这个词有非常微妙的意义。人们确实会用“气节”、“气性”、“浩然之气”这样的词来正面肯定人格的价值,“赌气”有时确实会被看做是“有骨气,有自尊心”的表现,通过赌气,一个人维护了自己的人格,表明了自己不是随便就能被欺负和作践的。

但赌气毕竟是赌,是以否定性的方式表达人格价值,表达对委屈和羞辱的拒绝,无论这场赌博是输是赢,最终都是两败俱伤。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赌气不仅伤害自己,也伤害亲密的人,哪怕赢得了空洞的自尊,但谁也过不上幸福的日子。如果人们整天只执着于寻找可资利用的道德资本,以战胜对方为目的,那关系就无论如何也处不好的。因此,权力游戏的胜利,并不是决定一段关系是否幸福的根本因素。

当然,这种“以气成人”的方式,也和中国另一种特色文化“面子”息息相关。

“面子”这个概念可算是中国文化对世界社会科学的最大贡献了,许多外国学者都对此做过深入研究。学者胡先缙曾给“面子”下过这样的定义:“面子”代表的是在中国广受重视的一种声誉,是指在人生历程中步步高升,借由成功和夸耀而获得的名声,是个人努力或刻意经营而积累起来的声誉。

面子是中国人“成人”的一个重要准则,它特别需要通过获得别人明显的尊重,才能体现出自身的人格价值。因此,中国的人际关系,包括家庭政治中都常常涉及到“给不给面子”的问题,因此就更加催发了中国人需要在维护、获得、给予“面子”的过程中,来形成人格,这被吴飞总结为“以面成人”,它和“以气成人”一起,造就了中国人独特的行为模式,以及自杀的动机。

3497082-8af4362311f2b2a3

那么,中国人是否就只能在“以气成人”和“以面成人”的封印之下兜兜转转,不得解脱了呢?当然不是。

除了“赌气”和“要面子”以外,更好的方式,当然是“以理成人”,这个理,指的是“理智”。一方面想清楚究竟怎样才对大家都最有益,抓大放小,以免陷入琐碎的意气之争;另一方面,不要对权利游戏太过认真,胜负得失并没有太大意义,不是生活的目的,也不能真正成就人格。只有透彻的理解了生活,变的温柔,平静,踏实而缓慢的一步步靠近幸福,才能成就真实而完满的人格。

还有一点很重要,就是“以礼成人”,越是亲密的关系,其实越需要“礼”的维持,这一点也是很多人所忽视的。古人说“举案齐眉,相敬如宾”,家庭中的“礼”未必是某种虚张声势的仪式,而是建立在情感的基础上,通过适当的沟通,谦让,表达尊重等方式,去平衡家庭成员之间的道德资本,不使其过度倾斜,使人们在家庭政治中各得其所,达到权力的平衡和相互尊重,才是合宜的相处方式。

说到底,其实“义”,就是“宜”。

归结一句话,家庭政治的真正赢家都要懂得:

“缘情制礼,因礼成义,以理成人”。

文/亚比煞Aimee(简书作者)
原文链接:http://www.jianshu.com/p/f19baa990b6c

写在儿子的十岁六一

亲爱的儿子,

转眼你已从一个儿童迈向翩翩少年。你热爱运动、聪明、帅气而且很酷,有独立见解,在冷静的外表下还有一颗正直火热的内心。

爸爸希望你在这个特殊的日子开始树立自己的人生志向,并为此加倍努力。请记住任何的光鲜成功背后都是不为人知的辛苦付出。另外请明白强壮的体魄是任何人生志向的基础。

附:谦虚好学,知错能改

爸爸

写在2015年六一

 

粗鄙、忍耐、宽容和批判

20140923-082202

今日高铁去北京,路上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坐我旁边(下面就叫他F吧),随身带了两个大包,无法放上行李架,于是他就堆在自己的座位前方 ,对我有些影响,脚伸得不是很舒适,相信他自己更不适,他只能歪着坐,腿跼蹙地缩着。

我思考了几分钟,决定开口给他个建议

你把这个包放到前面的大件行李处吧,那边好放的

他回答:

就..放这儿吧,还有两站我就到了。

这句话之后他明显对我是有些意见的,身体转向一边再也不愿意面对我这边。

事实证明他坐了三站才下。于是我在这里码字,腿舒服地伸着。

和我相比,F是粗鄙的。F无疑没有我读的书多;出于某种原因,他认为比起他自己的舒适和我的舒适来说,他的包裹放在座位前面更好;他认为我应该忍受他的大包裹,原因或许是因为自己忍受了更多,别人应该看见他的原因及忍耐从而对他更宽容些。

我思考几分钟是因为F的长相、表情让我想起了我的三叔和我的父亲,如果他们这样我会不会说他们,我的思考结果是我会说的。三叔是个纯粹的农民,我的父亲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县城的官僚。我爱他们,就像我爱这个农民一样,他们都是这么的朴实,其实对人(尤其是家里人)没有一丁点的坏心眼。我思考几分钟也是因为担心:如果我说F,他会不会认为我看不起他,我的决定是即使这样还是要说,因为这牵涉到我的旅行的舒适。

好吧,那回到基本的逻辑:人对于自己的诉求,需要表达吗?结果是肯定的。对于别人的诉求,自己也是需要考虑的。当自己的诉求和别人的诉求冲突,应该以自己的诉求为主还是以别人的诉求为主?我现在这个阶段认为应该以自己的诉求为主。

那F错了吗?我错了吗?这是个问题。似乎是个很大的冲突?! 似乎这里只是天平有多斜而不是可以做到完全倾向于某侧。于是原则问题就变成了方式问题、性格问题和礼貌的问题。

我的心中就有了这样的几个词:

粗鄙、忍耐、宽容和批判

作为天秤座的我,是无法忍耐这种不统一的,我还要继续思考下去。

但是针对粗鄙,我要做一个礼貌、坚韧的表达自己诉求的人,尽量在我的诉求内不损害他人利益,商业除外。

========

此文于2014年10月10日修改过部分文字,仔细读起来,觉得自己写作的能力是彻底丧失了。

怀念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生于1944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卒于1989年冬,抱歉妈妈,我记不得您的逝去的日子了。

我只记得当夜我的表舅冲到家里,大声的说“云淑”不行了,我似乎感应到什么,平日喊不醒的我披上衣服就向医院冲去,但是我还是没能和您说上一句话,没能让您再看我一眼,只摸了摸您仍然温暖的脚。

我有许多恶,是您让我向善,我对年幼时心中的恶向您道歉,我知道您会原谅我,但我自己至今不能释怀。

这几天微信上玩的打飞机的游戏让我想起大约小学三四年级的一件事,当时流行一种打飞机的电视游戏。摊主把电视直接摆在街上,若阳光强烈则在电视外罩个纸板,游戏机接在电视上,大概一毛或三毛钱玩一局。有次妈妈给了五毛钱,她知道我喜欢玩这些游戏,然后我就上街去玩了。回到家后,妈妈问我,“五毛钱还在吗?” 我说“在啊”,“那拿出来给我看看”,这五毛钱掏不出来的结果就是被暴打了一顿,我明白,打我不是因为我花钱,而是因为我撒谎。

永远怀念您,我的妈妈。

认识自己

近来在公司内部做年轻员工的座谈会,争取每周一次,每次控制在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之间。问题由员工提出,我和年轻员工探讨一些看法。

这个形式还是很好,希望能够坚持下去。在我们公司的这些年轻员工中最大的是88年出生的,和我有一轮以上的年龄差距,这个年龄的差距导致的代沟是明显存在的,不仅仅是在工作上,生活的各方面都有表现。

2010083114112829

昨天有个同事提的问题是关于情感、事业和家庭的关系。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也不是神仙上人,只好换个角度来说:

人生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认识自己。

认识自己的最重要的方面在于认识自己需要什么。

其他的社会各方面关系基本由此决定。

嗯,我认识自己了吗?

题图来自www.wise99.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