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与还是索取

近期玩微信5.0的附带的两个游戏,打飞机和爱消除,这两个游戏在社交部分是如此的设计:

  • 打飞机里面可以向微信好友索取飞机,向好友赠与飞机是需要消耗自己的飞机数量
  • 爱消除里面可以向好友赠与爱心,赠与爱心不需要消耗自己的爱心数量

“飞机”和“爱心”都代表了一种继续玩游戏的凭证,没有就无法继续进行这两个游戏。但是好友们的行为却因此有不同的结果(最起码我得到的结果是如此):

在爱消除里面收到好友赠与的爱心数量大大超出好友向我索取的飞机的数量。

这说明了如下二点:

  1. 大多数人愿意在不损伤自己“利益”的情况下给别人一个游戏的机会,此为“愿意赠与”特性。
  2. 大多数人不愿意因自己的索取而造成他人“利益”受损,此为“不愿索取”特性

半吊子的我再在心理学上做点总结:

  • 人更愿意显示自己的“乐于助人”特性
  • 人不愿意显示自己的“损人利己”特性
  • 人更愿意“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在我玩打飞机的那几天,我是几乎没有赠与其他朋友飞机的)

最后给个判断:因为这种行为的设计,“爱消除”的长期活跃度应超过“打飞机”。

yteib

题图来自dapenti.com

怀念我的妈妈

我的妈妈生于1944年农历十一月二十三日,卒于1989年冬,抱歉妈妈,我记不得您的逝去的日子了。

我只记得当夜我的表舅冲到家里,大声的说“云淑”不行了,我似乎感应到什么,平日喊不醒的我披上衣服就向医院冲去,但是我还是没能和您说上一句话,没能让您再看我一眼,只摸了摸您仍然温暖的脚。

我有许多恶,是您让我向善,我对年幼时心中的恶向您道歉,我知道您会原谅我,但我自己至今不能释怀。

这几天微信上玩的打飞机的游戏让我想起大约小学三四年级的一件事,当时流行一种打飞机的电视游戏。摊主把电视直接摆在街上,若阳光强烈则在电视外罩个纸板,游戏机接在电视上,大概一毛或三毛钱玩一局。有次妈妈给了五毛钱,她知道我喜欢玩这些游戏,然后我就上街去玩了。回到家后,妈妈问我,“五毛钱还在吗?” 我说“在啊”,“那拿出来给我看看”,这五毛钱掏不出来的结果就是被暴打了一顿,我明白,打我不是因为我花钱,而是因为我撒谎。

永远怀念您,我的妈妈。

认识自己

近来在公司内部做年轻员工的座谈会,争取每周一次,每次控制在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之间。问题由员工提出,我和年轻员工探讨一些看法。

这个形式还是很好,希望能够坚持下去。在我们公司的这些年轻员工中最大的是88年出生的,和我有一轮以上的年龄差距,这个年龄的差距导致的代沟是明显存在的,不仅仅是在工作上,生活的各方面都有表现。

2010083114112829

昨天有个同事提的问题是关于情感、事业和家庭的关系。我觉得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也不是神仙上人,只好换个角度来说:

人生最重要的问题在于认识自己。

认识自己的最重要的方面在于认识自己需要什么。

其他的社会各方面关系基本由此决定。

嗯,我认识自己了吗?

题图来自www.wise99.com

战胜免费

今天到北京参加开源峰会,在到北京的火车上重读了《技术元素》的一些章节。

晚上到车库咖啡参加活动,认识了若干开源界的朋友,大家都特别关心开源商业化的问题。再回头看白天的笔记挺有意识,把笔记贴出来。

《技术元素》 KK p103

《技术元素》 by 凯文·凯利 KK

当复制品免费时,你就要去销售那些无法复制的东西

开源是免费经济的一种,而且是可以复制的免费产品。有8种比免费更好的原生性(generative),所谓原生性我的理解即为无法复制的价值。针对免费经济需要针对这些原生性进行商业设计。

  1. 即时性 immediacy: 首映式的电影,刚上市的iPhone,Beta版产品。这是一种对于时效性的需求表现,也有人把它理解为“虚荣”。开源软件可以利用这点做时效性的销售。
  2. 个性化 personalization: 定制书籍,定制需求。这是大多数开源软件的商业化路径之一。
  3. 解释性 interpretation: 用户手册(笑话是软件免费,用户手册1万美元),在我看来针对开源软件的技术咨询服务更有可能,也是大多数开源软件的商业化路径之一。
  4. 可靠性 authenticity: 对于复制的信任成本的担心。例如目前App的破解版本就不能提供令人信服的可靠性。
  5. 易用性 accessibility: 对于某种能力顺利获得的困难所需要的底细。例如技术支持服务,附加组件,目前的一些hadoop管理工具。
  6. 实体化 embodiment: 对于一种“感觉”的追求。例如有些人更喜欢看纸质书籍,看音乐现场演出,和书作者聊天,巴菲特的午餐。对于开源产品来说这个实例是培训。
  7. 可赞助 patronage:  为对于免费产品的爱好者提供一个赞助的通道。几乎所有的开源产品都有个链接:“赞助我们”
  8. 可寻性 instability: 地位最高,是一种资产。是市场策略? 例如出版社/制片厂/唱片公司/电视指南。对于开源产品来说,我觉得开源就应该定义为一种市场策略。

向Facebook学习

20120728061408483

新浪推出了微友,是个很有趣的产品,业内吐糟的人很多不看好,不过在我看来倒是一个很不错的对微博产品的补偿。其中的理由我看来有几点:

  • 切入点合理,BAT主营产品中,新浪不具备条件挑战除IM之外的其他产品
  • 新浪虽然拿了阿里的战略投资却也不甘心沦为一个电商流量入口
  • 微博活跃度下降但是也不会就此消失,对于已形成的一些圈子和关系充分利用的最好方式及选择就是IM
  • 如微博独立上市,多一个IM支撑好多了
  • 微信快速发展让人眼红,参见上篇《移动IM仍有大机会

纯属臆测,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顺便吐槽:既然是个IM,为什么会左上角有个刷新的按钮呢?说明新浪的推送尚未达到IM基础架构的要求,这几日的试用已经确认了这点;另外App的图标真心难看。

img_0478

PS:押题图片来自于http://www.weste.net/2012/7-28/84264.html

移动IM仍有大机会

一直觉得移动IM仍然存在很多机会,6月21日和业内两位朋友在北京新街口的一个烤串店喝酒吹牛之间又谈到这个问题。现在整理一下并写下一些想法:

移动IM仍有大机会,比较我们目前的移动应用统计分析产品 – 开源的Cobub Razor而言,移动IM是个更大的市场。目前在中国,貌似微信有大一统的趋势,腾讯自己的QQ亦步亦趋的模仿微信。而其他的产品如陌陌、遇见主打的地理位置交友。米聊没有用过,无法评价。

如果将移动IM看做一个移动UGC社区,那么这个社区的活跃度主要由用户决定,用户活跃度主要取决于两个需求是否被满足:

  1. 日常交流的需要
  2. 能否从社区获得相应的信息并演化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需要(例如泡妞)

另外有些趋势值得注意:

  • 用户逐渐的开始习惯于网上无隐私,微信的朋友圈是反潮流而行,注重隐私保护,从这种角度微信不是一个社交工具而是一个纯聊天工具。
  • 陌陌正尝试转向熟人的IM,目的是提高社区的活跃度。但是窃以为“陌陌”这个名字或品牌需要去除自己的原罪除非得换个名字才行
  • 遇见已经开始急切的商业化(MONEYTIZE)进程,昨天装了一个体验了一下,如不购买内置金币,几乎无法深入的和任何姑娘搭讪。而且貌似已经有些类似于9158和6间房的美女主持人生态出现。这导致遇见无法成为真正的大众IM工具,但是赚钱是毫无疑问的。
  • 从另外一个演进道路来看,Instagram也可能变成个IM:因为基于内容的交流逐渐成为一种需要。

Marketing的角度来看:

  • 用户上传通信录的习惯逐渐的打开了戒心。
  • 上传通信录极大的降低了熟人之间的口碑的推荐门槛,从而削弱了腾讯从QQ将关系导入微信的优势。
  • 隐私方面的重要性逐渐被用户忽视

前段时间看的书《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里面提到了一个案例:在对IM用户调查的过程中发现用户并不在意多一种IM,只要好用、有特点自然能形成一定的用户群;相反那些可以集成若干IM的客户端并不是那么受欢迎。这本书里面还有一个一千铁杆粉丝定律可供参考。

另外,我个人以为微信:

  • 在用户体验方面做得其实并不好
  • 它的集成第三方App能力来自于腾讯自身的强大实力
  • 朋友圈只是另一个QQ Zone,并不具备社交能力

在我看来,微信的一统江湖不可能,就像最近周围的人纷纷试用Line一样。真期望这样的IM迅速出现。

如上,总结:

  • Marketing门槛在降低,获取熟人关系的可能性在迅速增强
  • 微信在用户侧的统治力并非那么强
  • 在垂直领域做IM会是一个比较好的起点,如果这个垂直社区能有内容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