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鄙、忍耐、宽容和批判

20140923-082202

今日高铁去北京,路上一个农民打扮的人坐我旁边(下面就叫他F吧),随身带了两个大包,无法放上行李架,于是他就堆在自己的座位前方 ,对我有些影响,脚伸得不是很舒适,相信他自己更不适,他只能歪着坐,腿跼蹙地缩着。

我思考了几分钟,决定开口给他个建议

你把这个包放到前面的大件行李处吧,那边好放的

他回答:

就..放这儿吧,还有两站我就到了。

这句话之后他明显对我是有些意见的,身体转向一边再也不愿意面对我这边。

事实证明他坐了三站才下。于是我在这里码字,腿舒服地伸着。

和我相比,F是粗鄙的。F无疑没有我读的书多;出于某种原因,他认为比起他自己的舒适和我的舒适来说,他的包裹放在座位前面更好;他认为我应该忍受他的大包裹,原因或许是因为自己忍受了更多,别人应该看见他的原因及忍耐从而对他更宽容些。

我思考几分钟是因为F的长相、表情让我想起了我的三叔和我的父亲,如果他们这样我会不会说他们,我的思考结果是我会说的。三叔是个纯粹的农民,我的父亲是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小县城的官僚。我爱他们,就像我爱这个农民一样,他们都是这么的朴实,其实对人(尤其是家里人)没有一丁点的坏心眼。我思考几分钟也是因为担心:如果我说F,他会不会认为我看不起他,我的决定是即使这样还是要说,因为这牵涉到我的旅行的舒适。

好吧,那回到基本的逻辑:人对于自己的诉求,需要表达吗?结果是肯定的。对于别人的诉求,自己也是需要考虑的。当自己的诉求和别人的诉求冲突,应该以自己的诉求为主还是以别人的诉求为主?我现在这个阶段认为应该以自己的诉求为主。

那F错了吗?我错了吗?这是个问题。似乎是个很大的冲突?! 似乎这里只是天平有多斜而不是可以做到完全倾向于某侧。于是原则问题就变成了方式问题、性格问题和礼貌的问题。

我的心中就有了这样的几个词:

粗鄙、忍耐、宽容和批判

作为天秤座的我,是无法忍耐这种不统一的,我还要继续思考下去。

但是针对粗鄙,我要做一个礼貌、坚韧的表达自己诉求的人,尽量在我的诉求内不损害他人利益,商业除外。

========

此文于2014年10月10日修改过部分文字,仔细读起来,觉得自己写作的能力是彻底丧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