赠与还是索取

近期玩微信5.0的附带的两个游戏,打飞机和爱消除,这两个游戏在社交部分是如此的设计:

  • 打飞机里面可以向微信好友索取飞机,向好友赠与飞机是需要消耗自己的飞机数量
  • 爱消除里面可以向好友赠与爱心,赠与爱心不需要消耗自己的爱心数量

“飞机”和“爱心”都代表了一种继续玩游戏的凭证,没有就无法继续进行这两个游戏。但是好友们的行为却因此有不同的结果(最起码我得到的结果是如此):

在爱消除里面收到好友赠与的爱心数量大大超出好友向我索取的飞机的数量。

这说明了如下二点:

  1. 大多数人愿意在不损伤自己“利益”的情况下给别人一个游戏的机会,此为“愿意赠与”特性。
  2. 大多数人不愿意因自己的索取而造成他人“利益”受损,此为“不愿索取”特性

半吊子的我再在心理学上做点总结:

  • 人更愿意显示自己的“乐于助人”特性
  • 人不愿意显示自己的“损人利己”特性
  • 人更愿意“锦上添花”而不是“雪中送炭”(在我玩打飞机的那几天,我是几乎没有赠与其他朋友飞机的)

最后给个判断:因为这种行为的设计,“爱消除”的长期活跃度应超过“打飞机”。

yteib

题图来自dapenti.com

移动IM仍有大机会

一直觉得移动IM仍然存在很多机会,6月21日和业内两位朋友在北京新街口的一个烤串店喝酒吹牛之间又谈到这个问题。现在整理一下并写下一些想法:

移动IM仍有大机会,比较我们目前的移动应用统计分析产品 – 开源的Cobub Razor而言,移动IM是个更大的市场。目前在中国,貌似微信有大一统的趋势,腾讯自己的QQ亦步亦趋的模仿微信。而其他的产品如陌陌、遇见主打的地理位置交友。米聊没有用过,无法评价。

如果将移动IM看做一个移动UGC社区,那么这个社区的活跃度主要由用户决定,用户活跃度主要取决于两个需求是否被满足:

  1. 日常交流的需要
  2. 能否从社区获得相应的信息并演化为人与人之间的交流需要(例如泡妞)

另外有些趋势值得注意:

  • 用户逐渐的开始习惯于网上无隐私,微信的朋友圈是反潮流而行,注重隐私保护,从这种角度微信不是一个社交工具而是一个纯聊天工具。
  • 陌陌正尝试转向熟人的IM,目的是提高社区的活跃度。但是窃以为“陌陌”这个名字或品牌需要去除自己的原罪除非得换个名字才行
  • 遇见已经开始急切的商业化(MONEYTIZE)进程,昨天装了一个体验了一下,如不购买内置金币,几乎无法深入的和任何姑娘搭讪。而且貌似已经有些类似于9158和6间房的美女主持人生态出现。这导致遇见无法成为真正的大众IM工具,但是赚钱是毫无疑问的。
  • 从另外一个演进道路来看,Instagram也可能变成个IM:因为基于内容的交流逐渐成为一种需要。

Marketing的角度来看:

  • 用户上传通信录的习惯逐渐的打开了戒心。
  • 上传通信录极大的降低了熟人之间的口碑的推荐门槛,从而削弱了腾讯从QQ将关系导入微信的优势。
  • 隐私方面的重要性逐渐被用户忽视

前段时间看的书《精益创业》(”The Lean Startup“)里面提到了一个案例:在对IM用户调查的过程中发现用户并不在意多一种IM,只要好用、有特点自然能形成一定的用户群;相反那些可以集成若干IM的客户端并不是那么受欢迎。这本书里面还有一个一千铁杆粉丝定律可供参考。

另外,我个人以为微信:

  • 在用户体验方面做得其实并不好
  • 它的集成第三方App能力来自于腾讯自身的强大实力
  • 朋友圈只是另一个QQ Zone,并不具备社交能力

在我看来,微信的一统江湖不可能,就像最近周围的人纷纷试用Line一样。真期望这样的IM迅速出现。

如上,总结:

  • Marketing门槛在降低,获取熟人关系的可能性在迅速增强
  • 微信在用户侧的统治力并非那么强
  • 在垂直领域做IM会是一个比较好的起点,如果这个垂直社区能有内容更好